杜特爾特硬剛,美政客感嘆“好打交道的菲律賓被搞丟了”

杜特爾特硬剛,美政客感嘆“好打交道的菲律賓被搞丟了”

導讀

時隔將近三十年,美國又計劃重返蘇比克灣建設軍事基地。對此,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表示,他不反美,也不反中,菲律賓將繼續奉行獨立的外交政策。事實上,杜特爾特不認可在南海問題上四面出擊,並挑起民族主義的做法。他會最大程度地尋求中美之間的戰略平衡,左右逢源地獲取利益。

【文/觀察者網專欄作者 劉鋒】

       曾經,位於菲律賓蘇比克灣的美軍基地是美國海外最大的軍事基地之一。但是,由於火山噴發和火山灰的覆蓋,美軍已於1992年撤出。但今年5月,菲律賓電視臺One News報道稱,菲國海軍司令巴科爾度(Giovanni Bacordo)表示美海軍正計劃重返蘇比克灣。

       對此,7月27日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在上任後第五次的國情咨文中說:“我們將繼續奉行獨立的外交政策……我不反美,我不反中,但如果你們在這裏(蘇比克灣)設基地,將使最具毀滅性景象(發生的可能性)倍增。”

       他表示,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馬尼拉是全世界遭受破壞最嚴重的城市之一,若美軍在蘇比克灣設立基地,戰爭一旦爆發,原子武器將被帶入,“這將導致菲律賓種族滅絕”。而菲律賓國防部長洛倫扎納回復菲律賓新聞社(PNA)訊息時也表示:“蘇比克灣不會有美軍基地。我可以向你保證。”

顯然,杜特爾特政府頂住了國內親美反對派的壓力,沒有隨美國起舞。在7月14日,即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發表聲明一天后,中菲兩國外長舉行視頻會談。菲律賓外長洛欽表示,海上爭議不是菲中關係的全部,不應也不會影響菲中友好。菲方願繼續致力於通過雙邊友好協商解决好南海爭議,積極推進海上合作,共同維護地區和平與穩定。

       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也表態稱,菲律賓國內應緩解情緒,通過外交途徑已就中國對南海的大面積海域的主權聲索加以應對。他堅持采取外交努力的重要性,幷表示“除非我們準備好進行戰爭”。對比而言,菲官方有關表態與美方的立場和矛頭所向保持明顯距離,某種意義上說幾乎不在一個“頻道”。以致於華盛頓一些想借題發揮的政客不無失望,感嘆過去那個“好打交道的菲律賓被搞丟了”。

       事實果真如此嗎?從南海地區和平穩定以及當前抗疫要務來看,菲律賓杜特爾特政府恰恰是以人民利益至上的,是負責任的政府,其自然不甘於為美方所擺布,充當美國實施所謂離岸平衡戰略的“棋子”。深入分析菲當局在南海問題上的立場表態,特別是對蓬佩奧南海聲明采取“冷處理”方式,這正是菲當局清醒務實的表現。主要有幾方面因素和深入考量。

       首先,2009年以來中菲圍繞南海問題齟齬不斷,特別是菲律賓阿基諾三世政府期間,菲對美方面言聽計從、亦步亦趨,在南海問題上與中國針鋒相對,2013年菲在美日挑唆下單方面提出“南海仲裁案”之後,致使中菲關係急轉直下,在2016年上半年幾乎滑入冰點。

       2016年杜特爾特總統上任後,基於菲方整體利益考量而在對外政策上做出重大修正。因為杜特爾特總統痛定思痛,深切體會到一味對抗不是辦法。過去多年南海從風平浪靜到風起浪涌,美日外部勢力的插手、菲律賓阿基諾三世當局的配合可謂“功不可沒”。但最終菲律賓究竟得到了什麽?菲律賓經濟發展和民生建設被耽誤幾何?喧囂爭鬥的狂熱分子們不會算這個賬。顯而易見的是,爭鬥代替不了發展,爭議的喧囂退潮後,發展依然是硬道理。菲律賓不少人過後發現,那種寄望於從南海對抗中擴大利益的做法實乃是本末倒置的。菲律賓作為美國的盟友,杜特爾特政府對華政策大幅轉向,不願再做美遏華制華的“馬前卒”,其背後的戰略反思與抉擇不可謂不深刻。

       其次,菲律賓及東南亞一些國家逐步醒悟,緊跟美國不是長法。特別是美國特朗普總統上臺後實施“美國優先”政策,手段無所不用其極,把美國式的“我行我素”和“自私自利”表現得淋漓盡致。伴隨著美國頻頻“退群”和中國積極搭台,以及美國和中國綜合實力的此消彼長,東南亞地區自冷戰結束以來形成的戰略格局正面臨重構。

       特別是未來10年,無論是按照購買力平價還是名義GDP計算,中國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都是大概率事件,由此也將給東南亞乃至世界帶來廣泛而深遠的影響。是一味抱定中國巨人的“威脅”還是順勢把握中國近鄰的“機遇”?作為遠見卓識的政治家,杜特爾特總統其實早已做出了戰略决斷。當然,指望菲律賓當局實施明確的親華疏美路綫也是不現實的,這其中必有曲折與反復。例如,根據以往的歷史經驗,東南亞有關南海爭議當事國領導人在任期結束前立場會有所回擺,通過在南海問題上對華示强,以便在結束任期前,保留部分“政治遺産”。總體上而言,杜特爾特總統踐行的是“新阿羅約主義”,即出於現實利益及戰略利益的綜合考量,最大程度地尋求在中美之間的戰略平衡,從而左右逢源獲取最大利益。

       最後,南海議題不是菲律賓面臨的當務之急。目前菲律賓當局最緊要的任務是防疫抗疫。特別是最近菲律賓南部城市宿務由於新冠疫情持續肆虐,菲律賓當局面臨的疫情防控和民意反彈壓力較大,很大程度上渴望與同中方開展新冠疫苗合作,寄希望於中方疫苗研製成功助菲律賓一舉扭轉抗疫被動局面。盡心盡責的杜特爾特總統甚至向中方專門提出請求,希望菲律賓能够成為首批用上中國研發新冠肺炎疫苗的國家之一。菲律賓國內的抗疫形勢和菲方心情之迫切由此可見一斑。試問,在這種國家危難、民衆生命面臨重大威脅的非常時刻,有哪個負責任的政府和領導人會捨本逐末,置本國人民生命健康於不顧而去隨美起舞“打嘴仗、扯閑淡”呢?

       綜上而言,由於疫情、經濟復蘇等因素影響,杜特爾特總統執政後期會面臨一定困難,但杜特爾特總統本人不認同也不會采取在南海問題上四面出擊,進而挑起菲律賓國內民族主義勢態的做法,中菲關係其任期內會繼續保持平穩發展的勢頭。真正需要關注的是“後杜特爾特時代”,要充分用好接下來兩年杜特爾特總統在任的時間窗口,塑造中菲關係發展的大勢,進一步加强中菲高層密切交流與合作,積極協調立場,不斷夯實中菲務實合作項目。特別是著眼於2022年菲律賓大選前期的動向,積極關注莎拉·杜特爾特、小馬科斯以及拳王巴喬等有力角逐者的政治理念和政策傾向,深入研判和把握後期菲律賓政局變化和菲美關係走向,更好地引領中菲關係劈波斬浪、行穩致遠。

 

 



LAT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