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涉華人權問題的各種謬論及事實真相(三)

關於涉華人權問題的各種謬論及事實真相(三)

謬論22:新疆大規模監控當地少數民族。

  事實真相:

  ◆運用現代科技産品和大數據方法提升社會治理水平是國際社會通行做法。早在2010年,英國建成的監控攝像頭就達420萬個,居全球首位。目前英國擁有約600萬個攝像頭,平均每十個人就有一個。全美20大機場對旅行者進行人臉掃描識別,紐約警方建設的城市監控系統,針對行人和車輛的監控裝置遍布各個角落,幷對個人手機信息進行追踪盤查。相比上述兩國,新疆遠遠不及。

  ◆新疆依法在城鄉公共區域、主要道路、交通樞紐等公共場所安裝攝像頭,目的是爲了提高社會治理水平、有效預防和打擊犯罪,這些措施增强了社會安全感,得到了各族群衆的普遍支持。這一措施不針對任何特定民族,更何况這些監控設施本身也不會自動去辨認、針對某個特定的民族,它震懾的是壞人,保護的是好人。

  謬論23:新疆存在針對少數民族的大規模强迫勞動現象。

  事實真相:

  ◆據美國“灰色地帶”網站揭露,所謂“新疆强迫勞動”實際上是美澳反華勢力精心策劃的“閃電公關活動”。

  ◆有關謊言是“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一手炮製的。“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長期接受來自美國政府和軍火商的經費支持,爲了金主利益,四處散布謠言,醜化、妖魔化中國。特別是在涉疆問題上,一再拋出毫無事實根據、充滿偏見的謬論,配合美國反華勢力污蔑抹黑新疆反恐、去極端化的努力,毫無信譽。澳前駐華大使芮捷銳將其視爲“澳大利亞‘中國威脅論’的總設計師”;前澳航首席執行官約翰·梅納杜認爲其“缺少誠實,讓澳大利亞蒙羞”。

  ◆新疆籍少數民族務工人員作爲我國廣大勞動者的一部分,依法享有就業權、簽訂勞動合同權、勞動報酬權、休息休假權、勞動安全衛生保護權、獲得社會保險福利權等法定權利。他們有選擇職業的自由,人身自由從未受到任何限制。

  ◆新疆南疆四地州工業化、城鎮化發展滯後,就業崗位有限。新疆自治區政府根據各族群衆就業意願,積極采取就地就近就業、疆內跨地區就業、對口援疆省市轉移就業等措施,最大限度保障他們的勞動就業權利。自2018年以來,新疆累計轉移南疆貧困家庭富餘勞動力15.1萬人,人均年收入在4.5萬元以上,全部實現了脫貧。

  ◆中國不斷健全法律體系,成立國務院聯席會議機制,有效打擊了拐賣人口、强迫勞動等犯罪活動。中國認真履行國際義務,批准了26項國際人權公約,將繼續積極同各方加强交流,共同打擊强迫勞動等犯罪活動。

  謬論24:新疆大規模拆除清真寺。

  事實真相:

  ◆伊斯蘭教在新疆得到健康傳承發展。新疆的清真寺由改革開放初期的2000多座增加到現在的2.44萬座,每530個穆斯林就擁有一座清真寺,是美國全國清真寺數量的10倍多。

  ◆新疆高度重視對清真寺的保護和修繕,對一些狹小破舊、年久失修、布局不合理或不方便信教群衆宗教活動的清真寺,根據當地信教群衆訴求,通過新建、遷建、擴建等措施進行調整布局,受到廣大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衆歡迎。

  謬論25:新疆一些地區摧毀少數民族墓地。

  事實真相:

  ◆新疆有關部門規定,在有土葬習俗的少數民族中,政府不推行火葬,采取劃撥專用土地、建立專用公墓等具體措施予以保障; 對婚喪儀式、起經名等民族風俗習慣沒有限制。

  謬論26:新疆開展民族團結“一家親”活動是爲了監視新疆少數民族。

  事實真相:

  ◆2016年以來,新疆在各族幹部群衆中廣泛開展“民族團結一家親”和民族團結聯誼活動,110多萬各族幹部職工與160多萬各族群衆結對子、交朋友、認親戚。各族幹部群衆交往交流交融,相互尊重,相互幫助,廣大幹部職工充分發揮自身特長優勢,積極引導基層群衆拓展致富門路,幫助他們解决就醫、就業、就學等生産生活中的實際困難,辦了許多得民心順民意的好事實事,受到了各族群衆普遍歡迎。

  謬論27:新疆政府把維吾爾族孩子强制送進寄宿制學校。“强迫”他們與父母分離。

  事實真相:

  ◆實行寄宿制是中國提高偏遠地區教育水平,减輕學生和家長負擔的有效做法。新疆各民族學生讀書,實行就地就近上學的原則,住家離學校比較近的學生完全可以走讀;住家離學校較遠的學生,學校免費提供住宿,幷爲農村學生免費提供飲食,是否寄宿均由學生本人和家長選擇。

  謬論28:中國政府對新疆維吾爾人及其他少數民族實施强制絕育、墮胎和計劃生育。

  事實真相:

  ◆中國政府一貫一視同仁地保護包括少數民族在內的各族人民合法權益。人口政策長期以來對包括維吾爾族在內的少數民族更爲優待。1978年至2018年40年間,新疆地區維吾爾族人口已從555萬增長到1168萬,約占自治區總人口的46.8%。

  ◆反觀美國,美國內少數族裔飽受欺淩排斥,在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生活等各個領域面臨長期、廣泛、系統性的岐視。僅就美國印第安人而言,美政府對其長期實行强制種族滅絕、隔離、同化政策。美國在其建國後的近百年時間裏,通過西進運動大肆驅逐、殺戮印第安人。到20世紀初,美國範圍內的印第安人口已從1492年的500萬驟减至25萬。如今,在美印第安人數量僅占美總人口的2%。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非洲裔美國人的患病率是白人的5倍多,死亡率也遠遠高于白人,凸顯美國的種族不平等。近期,美國非洲裔男子弗洛伊德之死及其引發的大規模抗議活動,再次充分暴露出美國系統性種族岐視已經使少數族裔到了“不能呼吸”的程度,亟待解决。

  謬論29:中國政府殘酷鎮壓“穆斯林”,是二戰以來從未見過的侵犯人權行爲。

  事實真相: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是中國五個少數民族自治區之一,2500萬各族人民和睦共處。維吾爾族、回族等10個民族的大多數公民信仰伊斯蘭教,穆斯林人口不斷增加,比例已達將近60%。

  ◆中國奉行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堅持各民族一律平等,各民族共同繁榮發展,保證民族自治地方依法行使自治權,保障少數民族合法權益。新疆歷任自治區人大常委會主任、自治區主席、自治區政協主席均由少數民族幹部擔任。自治區第十三届人大代表中少數民族代表占64.2%,自治區第十三届政協委員中少數民族委員占46.7%。

  ◆新疆全面貫徹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確保各族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依法得到充分保障,確保信教公民同不信教公民一樣,享有同等政治及經濟社會文化等方面的權利。

  ◆5月25日,美國明尼蘇達州非洲裔男子喬治·弗洛伊德遭白人警察暴力執法致死,引發美全國範圍的大規模抗議示威活動,再次凸顯美國民衆對長期存在的系統性種族歧視的不滿與憤怒。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舉行緊急辯論幷通過决議,對此提出强烈譴責,呼籲美方采取切實措施,保護非洲人後裔的人權和基本自由。

  謬論30:中國政府利用新冠病毒“消滅”穆斯林。

  事實真相:

  ◆經過新疆各族人民群衆的共同努力,新疆疫情得到有效遏制,截至6月29日,累計確診新冠肺炎病例76例,治愈出院73例,病亡3例,目前已130餘天無新增確診病例。新疆已較早全面恢復正常生産生活秩序,經濟社會發展步入正常軌道。

  ◆2019年12月9日,新疆自治區人民政府主席雪克來提·扎克爾宣布教培學員已全部結業。在教培中心不可能出現大規模感染風險。

  謬論31:境外一些媒體和社交平臺有“尋人貼”,海外維吾爾人稱自己在新疆的“親人”“朋友”“失聯”“失踪”。

  事實真相:

  ◆新疆從未限制包括維吾爾族在內的各族群衆的出行自由,也從未限制他們與境外親屬之間的通訊聯繫。

  ◆經有關部門核查,海外“東突”分子提到的所謂“失聯”人員,有的在社會正常活動,有的純屬憑空編造。

  “澳大利亞廣播公司”曾報道在澳居住的中國公民艾孜買提·吾買爾與疆內的父親、繼母、三個兄弟、兩個姐妹和20多個侄子、侄女、外甥、外甥女“失聯”。但經核查發現,其在華所有親屬均正常生活,完全享有人身自由。

  2020年2月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會期期間,“世維會”在日內瓦萬國宮前的“斷椅廣場”展示一系列所謂“受中國政府迫害的維吾爾族人”的照片。後經查證,這些照片爲不實信息,一些在社會上正常生活的維吾爾族幹部群衆的照片和個人信息被分裂組織盜取幷用來炮製謠言。

  謬論32:“中國以拒絕換發護照爲武器,迫使海外維吾爾人回國接受法外拘留或監禁”。

  事實真相:

  ◆中國是法治國家,公民的人身自由和出入境權利依法受到保護。中國駐外使領館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出境入境管理法》、《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法》等法律法規,依法保障包括新疆少數民族在內的海外華人華僑合法權益。只要屬中國籍公民,且自己承認是中國公民,未違反中國法律法規的,均可向居住地的中國使領館申請換發或補發護照。

  ◆新疆始終堅持以事實爲依據,以法律爲準繩,依法管理出入境事務,嚴厲打擊暴力恐怖犯罪和宗教極端活動。向中國駐外使領館提出換發或補發護照申請的中國新疆籍人員,絕大多數申請已獲得受理幷批准,僅有極少數因不符合中國法律規定,涉嫌恐怖主義活動,未換發或補發護照。

  謬論33:《墨玉名單:關于中國在新疆拘留運動的剖析》研究報告。

  事實真相:

  ◆所謂報告是美國情報機構操縱設立的“新疆教培中心研究課題組”骨幹鄭國恩依據一份“東突”分子內外勾結僞造的“墨玉縣出境未歸人員親屬送培學員名單”炮製出來的。

  ◆名單所列的311人,絕大多數都是墨玉縣博斯坦街道居民,他們一直在社會上正常工作生活,從未參加過職業技能教育培訓。只有極個別感染宗教極端主義、有輕微違法犯罪的人員曾依法接受職業技能教育培訓。這311人中,有海外關係的只有19人,但這19人從來沒有參加過職業技能教育培訓。

  謬論34:熱比婭的30名親屬未經審判被關押。

  事實真相:

  ◆熱比婭家中無人因熱比婭而受牽連,他們在新疆自由生活,幷呼籲熱比婭停止造謠,不要再打擾他們的平靜生活。

  謬論35:甫爾海提·教待提、艾拉帕提·艾爾肯和早木熱·達吾提等所謂“活躍人士”家人“遭到騷擾、監禁或者任意拘押”。

  事實真相:

  ◆甫爾海提·教待提和艾拉帕提·艾爾肯都是臭名昭著的暴恐分裂組織“世維會”成員,他們編造謊言,以分裂國家爲生。這些人的親屬在新疆工作生活一切正常,幷對家庭中出現的他這樣的人感到羞愧。

  ◆甫爾海提·教待提的母親一直在新疆的家中正常生活,還經常與甫爾海提·教待提聯繫。

  ◆艾爾肯的父親因參與暴恐活動被依法判刑,其母親以及弟弟、妹妹均正常工作生活,從未被收押。不僅如此,艾拉帕提·艾爾肯的母親還多次告誡他:你父親做了很多危害社會的事,已經受到了法律懲處,他十分後悔,你不要再撒謊了,儘快退出“世維會”。

  ◆關于所謂“達吾提年邁的父親數次遭到新疆當局的拘押和調查,幷在不久前去世,死因不明”,事實是,達吾提的父親一直在家中同子女正常生活,從未被“調查”或“拘押”,因多年患有嚴重的心臟病,于2019年10月在醫院醫治無效去世,享年80多歲。在其病重住院期間,達的哥哥等親屬始終在身邊照料。

  謬論36:木他力甫·努爾麥麥提從教培中心獲釋9天后死亡。維吾爾族著名作家努爾買買提·托合提在拘留營死亡。沙依拉古麗逃離中國前在拘留營看到有人遭受酷刑。維吾爾音樂家和詩人艾依提被判處八年監禁,在服刑的第二年死亡。

  事實真相:

  ◆木他力甫·努爾麥麥提從未在教培中心學習,2018年12月,因酗酒引發急性酒精中毒、酒精中毒性腦病、呼吸衰竭、急性上消化道大出血死亡。

  ◆努爾買買提·托合提從未在教培中心學習。他本人患冠心病已有20餘年,長期在醫院治療和家中休養,2019年5月31日晚在家突發心肌梗塞,送往醫院後,經搶救無效去世。

  ◆沙依拉古麗·沙吾提巴依涉嫌詐騙罪。爲逃避法律懲處,非法出境至哈薩克斯坦。在華期間從未在任何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待過,非法出境前從未被拘押,因此沙稱看到有人遭受酷刑純屬謊言。

  ◆阿不都日衣木·艾衣提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罪被依法逮捕,目前身體健康。2019年2月10日,艾衣提曾在公開視頻中說:“我因爲涉嫌違反國家的法律正在接受調查。我的健康狀况很好,從來沒有受到過虐待”。

  謬論37:漫畫《發生在我身上的事——維吾爾女子的證詞》講述新疆維族女子米日古麗·圖爾蓀從教培中心出逃的經歷,自稱在關押期間目睹9名女子死亡,還稱其弟在教培中心被虐待死亡。

  事實真相:

  ◆米日古麗·圖爾蓀,維吾爾族,原是新疆巴州且末縣居民。曾因涉嫌煽動民族仇恨和民族歧視,于2017年4月被新疆且末縣公安局刑事拘留20天。于2018年自願注銷中國國籍幷持埃及護照離境。在中國期間從未進過監獄,從未在任何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學習。

  ◆其弟弟艾克拜爾·圖爾蓀公開表示,“我的姐姐米日古麗一貫滿口胡言,不但說我死了,還造謠看到別人死了。”

 



LATEST NEWS